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solartron >

上海学而思关闭31家门店教培撤退这只是开始…

发布时间: 2021-10-13

  8月24日开始,上海市宝山区大华社区附近的学而思学员家长,几乎都收到了这样的通知:

  “因为受到政策影响,学而思周末无法排课。我们大华澳洲广场教学点的房租成本过高,不足以支撑面授班的运用。考虑再三,学校选择撤租。我们的所有面授课都转为在线人。”

  而这家门店今年上半年才装修,暑假才开始正式运营。人去楼空的并不只有上述这一家

  在上海“双减”细则落地之前,其实学而思早有调整,例如停掉学龄前所有相关的近似课程,不针对学龄前的孩子去开发和销售学科类产品。

  另外,对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原秋季课程调整,周末的课全部转至周中晚上去上,课程调整时间从8月15日开始。

  8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学而思培优客服处了解到,上海市关闭的门店高达31家,几乎覆盖了所有的行政区。

  两天前,上海市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3年,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显著提升,作业布置更加科学合理,学校课后服务基本满足学生需要,校外培训行为全面规范。

  细则整体上与中央出台的全国性“双减”政策保持一致。而在“双减”政策的压力下,上海已有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宣布停业甚至破产。距中小学生开学只剩一周,教培机构在暑假的尾声关上了大门。

  据悉,位于宝山的易宁教育广场,此处集聚着新东方教育、昂立教育、启文教育、复文教育、新舟教育、乐文教育、北辰教育等各大校外培训机构,其中绝大多数都已处于暂停营业的状态。

  复文教育三位值班的工作人员表示暑期的课程在8月中旬已经全部结束,目前开学后的培训计划还未收到。

  而作为校外培训机构中规模较大的昂立教育,其英语培训点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暂停暑假期间的一切学科类培训,秋季学期,培训时间为周一至周五,周末则主要是答疑。对方强调:“根据最新的要求,绝对不会在周末补课了。”

  新东方教育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目前也在观望,目前只知道开学后的周末不会再安排学科类的培训课程。

  ‍‍目前,学而思、新东方这些头部机构在处理家长退费问题时,还是比较及时的,但另外多家比较知名的机构频频出现暴雷。

  除了学而思之外,上海其他的校外培训机构在“双减”细则出台后,纷纷选择关闭。

  8月25日,罡得教育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致罡得学员家长的一封信》,宣布将于8月31日关闭所有门店,请还未申请退费的家长联系相关工作人员到校区办理退费事宜。

  8月1日,罡得教育召开全体员工大会,让大家知悉公司这一决定:罡得教育过渡经营到8月31日,将集团旗下27家培训中心全部关闭。

  “即日起,我们将全面停止所有AA英语线上和线下的课程,暂停开放AA英语各校区,并承诺向各位家长退还剩余的课时费用。”

  8月24日下午,上海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实施意见》。当晚,AA英语发布公告,在致学员和家长的一封信中解析了退费流程。

  据其官方微信介绍,AA英语创立于2011年,专注于英语培优辅导,能够满足不同阶段的英语学习和备考需求。

  8月24日晚,上海艺文教育也发布了《致艺文学员家长的一封信》:深刻领会“双减”工作的重要意义。

  经过学校管理层的慎重考虑和商议,非常遗憾地通知,自2021年8月24日起(含8月24日),艺文教育将不再开设任何线上和线下课程,所有校区停止营业。为保障学员和家长的权益,妥善处理后续事宜,艺文教育将安排专人专岗提供服务。

  另据家长反映,另一家名为“全优升教育”的培训机构也已停业,澎湃新闻记者在某点评网站上搜索发现,全优升在上海的多家门店已显示“歇业关闭”状态。

  成立于2012年的在线青少儿英语培训机构“鲸鱼小班”,就曾因足够强大的师资团队,在家长群中备受欢迎。 然而,近日上海不少家长投诉 ,鲸鱼小班出现了组课难、退费难的情况,不少家长甚至出现了恐慌情绪。

  鲸鱼小班,一家主打外教1对2线上英语教学的机构,总部位于北京,宣传定位高端,收费也高于同类产品。

  8月19日,在线教育机构鲸鱼小班突发停课,引发各地消费者躁动,维权群中不乏上万元学费未消耗的会员,更有人交了6万的学费,还差八九百节课没上。

  8月5日,鲸鱼小班曾专门发布声明安抚会员,承诺会保质保量提供教学服务,上线新课程并扩充客服回应家长咨询。

  在线上教育中,由于无法线下见面,前端客服、课程软件几乎是家长与机构仅有的连接。当连接切断,分散在全国多地的会员第一反应就是建群维权、互通信息。

  截至19日晚8点,仅上海地区的一个维权群已突破三百人,群成员及时共享自己所了解到的信息。据了解,全国线余人。

  在“鲸鱼小班”位于北京的总部,有会员拍下了现场画面,办公大厅一排排工位上已经空无一人。门口留守的工作人员承诺,将会排队处理退款,而早前已申请退款的会员大多都还没有等来到账。

  从维权信息来看,不少家长都购买了1万-3万的课程,存在大量未消耗课时。其中,买了6万余元课程的家长说,自己的套餐共1080节课,至今为止刚学习一年,才消耗了一百余节,这些课可以上到2029年。

  8月12日和19日,“鲸鱼小班”微信公众号再发推文并承诺,即将上线合规的境内外教直播课,23日重新开通约课,并且可以向猿辅导、网易有道、励步、核桃编程等机构的学科和素质类课程转课。

  猿辅导客服表示与鲸鱼小班的确曾存在合作,但目前转课的活动已暂停,之前办理了转课的会员不受影响。

  8月初,上海家长高女士收到阿卡索盖公章的信函,销售信誓旦旦承诺,公司将照常提供课程服务。仅相隔几天,高女士就发现这家主打线外教英语的机构,最近两周的课程全都约不上,客服也显示“休假”。

  现在家长们联系不上客服,只能在佟大为微博评论里寻求帮助,希望佟大为能帮忙联系机构。

  同一天,公司发布了由公司创始人兼CEO的“致阿卡索全体用户的一封信”,解释了倒闭、裁员等传言,也重申了约课方式。

  维权者也留言表示,如果真的能继续上课,愿意给这家公司一点时间,当然,也有人坚定选择投诉及退费。